欢迎书友访问顶点小说网
首页唐朝小闲人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资本在吞噬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资本在吞噬

    这一圈逛下来,就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可见小胖集团的规模之大。韩艺、苏定方、杨思训又来到童二的办公室坐下。

    这办公室比熊弟在长安的办公室还要气派一些,因为作坊大,故此什么都大。

    过得一会儿,童二带着几个丫鬟端着三个托盘走了进来。

    “小艺哥,这是你要的饭菜。”

    “放下吧。”

    “是。”

    童二立刻吩咐丫鬟将托盘放下,韩艺、苏定方、杨思训每人面前各放一个托盘。

    但见托盘上面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盒,而且还是盖着的,故此并不知这里面是什么。

    “对了,小胖和小野在干嘛?”

    韩艺突然问道。

    童二笑道:“小胖哥和小野在厨房跟咱们这里的厨师交流了,哦,小胖哥还让我告诉你,他就在那边吃。”

    “这个吃货。”

    韩艺摇头一笑,又道:“行了,你下去吧。”

    “是。”

    待童二他们退下之后,韩艺又朝着李绩和杨思训道:“二位,这便是我为我们将士准备的标准食,你们尝尝看,给点评价,因为这都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

    苏定方和杨思训相觑一眼,然后揭开木盖来,阵阵香气顿时扑鼻而来。

    光菜式就有八种,有腌肉、腌菜、紫菜汤、还有一些小胖菜,种类虽多,但是量都比较少,每样就只有一点点,不过两种主食的分量都非常足,分别是紫菜饭团和小胖饼。

    苏定方呆愣半响,道:“你的意思是,我军在战场上能吃到这些?”这都快赶上小康生活了。

    韩艺笑道:“当然没有这么丰富,这里面包含着两个套餐,一个是以小胖饼为主,一个是以饭团为主,我这是各取一半,分量是这么多。”

    杨思训道:“但这还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啊。”

    韩艺笑道:“先尝尝看吧。”

    三人拿起筷子,开始吃起来。

    这苏定方吃得苦多了去,也不是娇生惯养,吃的是津津有味。杨思训虽然是贵族出身,养尊处优,但是小胖菜人家拿来做买卖的,不好吃,那也卖不出去呀,他是越吃越惊讶,这哪里是什么军粮呀。

    “好吃!好吃!”

    苏定方连连称赞,“尤其是这小胖饼,看上去相似胡饼,但是却胡饼要好吃的多,里面都还有果干,真是非常美味啊。”

    杨思训也道:“这紫菜汤喝着真鲜呀!”

    很快,三人便吃完了,因为这不是什么大餐,只是一个便当而已。

    韩艺抹了抹嘴,放下帕子,问道:“二位觉得如何?”

    苏定方摇头道:“若前线将士能够吃到这种饭菜,那我军将会战无不胜。”这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无可挑剔了。

    韩艺笑呵呵道:“苏将军过奖了,我只是辅助的,战无不胜还得看将军啊!”

    杨思训不敢置信道:“韩尚书,这是真得吗?前线将士真得可以吃到这种饭菜?”

    韩艺点点头道:“当然,小胖饼和腌菜是给士兵随时携带的,饭团和紫菜汤这些就是大军驻扎后吃的。”

    杨思训摇头道:“可我还是不明白,这自古以来,行军打仗,这粮草要是能够跟上,士兵们不饿肚子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我大唐也是如此,可这才过了几年,就能够吃到这种饭菜,咱们大唐的国力也没有增长的这么快吧。”

    他非常气馁,因为他也当过押粮官,怎么换个人就完全不一样了,这真是太伤自尊了。

    苏定方也皱眉道:“这确实令人感到费解呀。”

    他们两个都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虽然大唐国力增长迅速,但也不可能到这种地步啊!

    韩艺笑道:“这我不是说了么,关键就在于商人。商人投入了非常多得钱,故此朝廷就有余力将后勤变得更加完善。”

    杨思训道:“可是既然这种做法恁地好,为什么以前就从未有人想过呢?”

    韩艺耸耸肩道:“以前就算有人想到又如何?没有这么大的作坊,你有钱都不可能满足三军将士!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商业的发展,因为商业的发展,导致国内人力紧缺,这才有了商人与朝廷合作的契机,而随着商业的发展,商人富有,他们就有足够的资金购买粮食。

    还有就是,由朝廷单独做的话,其中损耗肯定是非常多得,因为朝廷的粮食是公家的,能多吃一点是一点,而且那些押粮官也不会绞尽脑汁去思考如何省钱,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准时到达,完成任务。运输损耗多了,将士们当然得缩衣节食。但是如果交给商人的话,他们会非常仔细计算的成本,并且想尽办法节约成本,而且是一群商人,这成本分担下来,其实也不多。而朝廷只需要跟他们将价钱谈拢就行了,你运多少粮食,我给多少钱。

    我一直都认为朝廷不需要大包大揽,只要鼓励生产,保证市场够大就行了,这想要什么就直接购买,或者说,直接订货,何必为此劳神,还费尽千幸万苦,从各地征调粮草,太麻烦了,这事让我干,我也干不来。”

    杨思训摇头道:“不对,不对,这商人做买卖总得赚钱,这成本应该更高才是,朝廷花钱买的话,肯定不划算。”

    韩艺笑道:“但是你得将运费算进去,就如今这粮价,真是运送多少就亏多少,商人是就地购买,而朝廷是从各地征集粮草。还有,以往我们打仗,士兵都没啥可图的,战斗力肯定没有到达极限。这有钱能使鬼推磨,要是打赢了还给他们奖金,给他们女人,这战斗力一定飙升。然而,只要能够打赢,占领对方的资源和人力,我们就可以将这些给商人交易,这就是以战养战,当然,首先得商业发展起来,这样商人才有足够的实力跟朝廷交易。”

    还能这样玩?

    苏定方、杨思训真心没有想到,原来商人对于打仗都有帮助啊!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韩艺并未说,就是以前打仗,占领了对方的地盘,受益者是统治这里的官员,或者郡王。朝廷估计也看不上这块地,也不会对此征税,唐朝很少对外族征税的,每年弄点贡品就得了。可是关键在于,官员在其中并没有付出什么,这等于是朝廷白给他们的,你们自给自足,别给我添麻烦就行了,但是韩艺这种做法,就等于是剥夺了官员当地的百姓利益,拿着这一部分利益去跟商人交易,今后高句丽将会是由商人管理,这里的百姓都将为商人服务。

    这笔账要是算下来,朝廷和商人都是大赢家,韩艺不说透,他们也想不到这一点,故此总觉得这有点假,他们不会算这笔账,这么捣鼓一下,国力好像上升了几十倍似得。

    韩艺又道:“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还有许多作坊在为咱们大军生产者战略物资,好比说自由之美,他们就在为将士们生产衣服、鞋袜,等等。明日我们可以再去逛逛,看看你们还需要什么。”

    “这我一定得去看看。”

    杨思训觉得自己以前干得那些事都是这世上最为愚蠢的事,同时他也认为,仓库确实没啥去的,这里才是关键。

    接下来几日,韩艺又与他们去视察了自由之美、木具作坊、牙坊,等等,每个作坊都是在开足马力生产,全都是战备物资,三军将士的一切生活用品都在其中,货物是堆积如山,因为韩艺很早以前就在为此做准备了。

    这就不是算账的问题,而是生产力的提升,手工作坊的出现,将生产力提升到一个新得境界,只是在此之前,货物的销售是分散的,只有长安的百姓感受比较深刻,大家也都没有怎么在意,这一回集中生产,那真是让苏定方他们这些将军是深刻的感受到这人工作坊的恐怖,以前的家庭式作坊与之不可同日而语。

    今日他们又去到船坞,这船坞可比长安的要大一倍多,这里的造的船都是要出海的,就朝廷那漕船,出海的话,估计一个浪就翻了。

    “韩尚书,你也看见了,这么大的船坞,一艘船可得花不少时日,跟中原的船只是不一样。而且我们不但要造货船,还得造战船,这战船的要求就更高了,要是有点毛病,独孤校尉都得将我的人训个半死。”

    今日才刚来的邹凤炽是一脸委屈的跟韩艺说道。

    因为前面韩艺就数落了他一顿,敌人都有一千艘战船,我们才一百五十艘,都快达到十倍之差,你们的效率忒也慢了。

    韩艺哼道:“这就需要你们去创新,想尽办法提升效率,商人的供应跟不上客户的需求,难道还是客户的错,有你这么做买卖的吗?你要办不到,你跟我说,我可以换人啊!”

    邹凤炽忙道:“别别别,这是---是我的错,你请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提升效率的。”

    韩艺又道:“你要记住,这做买卖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之间的交情,只会让我最先考虑你,最先想到你,并且给予你一次机会,但是我们交情还没到夫妻的地步,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如果给了你机会,你做不好的话,我会换人的。”

    “是是是,我知道了!”邹凤炽一边抹汗,一边直点头。

    韩艺道:“我们当初可以让工人从泡在水里造船,到如今在陆上造船,那我相信我们还是可以做得更好。”

    他不是在开玩笑,其实蒸汽机就是这么出来的,不是谁特意去发明的,任何发明都是基于需求,就是因为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故此才不断的突破,科学家只是推算出原理来。商人是不能满足现状,商人一定要不断的创新,这也是商人的特质,安于现状的商人,一定会被淘汰的,这是不变的真理。

    一旁的苏定方、杨思训等人见了,渐渐明白韩艺说得那些道理,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模式。要是朝廷的做的话,朝廷又不给工钱,都是征召百姓当劳役,还要多快好省,只能压迫、剥削,管理的人也只能拿鞭子打,不是他心狠手辣,而是他手中哦只有鞭子,这也是为什么隋炀帝造船,死的人是成千上万,但是商人就不同,你拿着我的钱,我就有资格去提要求,你可以多招一些人来,你要想剩这钱,技术上就得取得突破,这个你就自己看着办。

    几人又来到一艘刚刚下水的货船上,苏定方站在甲板上,看着如此巨大的货船,不禁感慨道:“这一艘货船能够抵多少马车、人力啊!可惜这船运难以与陆上协同,并且具有一定的风险,否则的话,依靠这船运,能够为我军减少不少负担啊。”

    韩艺正色道:“这个问题,我前面与司空他们也谈论过,我认为这还是可行的。”

    苏定方哦了一声,道:“此话怎讲?”

    韩艺道:“如果我们能够消灭对方的水师,那么我们的战船就能够畅通无阻沿高句丽海岸线行驶,只要我们事先将高句丽的海岸了解清楚,设定好几个集结点,我们的货船就可以先抵达集结点附近,只要我们的大军能够占领集结点,以烟为信号,我们的船只就能够准时抵达,将粮草供应上。”

    杨思训皱眉道:“但是如今再派人去打探地形是不是晚了一点。”

    韩艺道:“我已经派人去了,因为高句丽还是与我国有贸易的来往,商人可以帮助我们。”

    又是商人?杨思训觉得自己这不是在搞后勤,而是在做买卖呀,而且这商人的作用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得多,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这么庞大的军队,这么重要的战役,竟然将最重要的粮草委托于商人,如果不是那一石石粮食已经运送到仓库,他真心会阻止韩艺这么干的。

    “纵使如此的话,我认为还是太冒险了。”苏定方皱眉道:“一旦我们没有拿下集结点的话,我们的粮草将会无法接济,那我军将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我想高句丽得知这一切之后,肯定会平尽全力与我们争夺这集结点的。”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

    nt

    记住手机版网址:m.


同类推荐: 太监武帝厨道仙途主神大道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地球保护神青叶灵异事务所混元剑帝重生之资源大亨